第03版:阅读昭通·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阅读昭通·文苑
 
标题导航
昭通新闻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22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源赤水河
 

□ 张 鹂 文/图

没有哪一次出行这么突然,也没有哪一次旅程让人如此神往。从接到单位通知让我参与考察的那一刻起,我就不禁开始兴奋起来!因为这一次,我们要去的是云南的威信县和镇雄县,去探访和拜谒我们的母亲河——赤水河的发源地,去感受赤水河源头的人们生存和生活的环境。

“神秘的赤水河呦,悄悄地流淌风情万种,一路芬芳;

神奇的赤水河呦,源源流长,波涛万里酿美酒,醉了四方。哟嗬嗬,来噢来噢,赤水河;哟嗬嗬,来噢来噢,我的家乡……”

赤水河对于我而言,是触手可及的,是近在眼前的,而赤水河源头,却在我的想象与视野之外。

从小就生长在赤水河边,喝着赤水河的水长大的我,在韦唯深情演绎的《赤水情》的优美歌声里一路成长,一路走到今天。但在这之前,我甚至从不曾想过,将来某一天,我会去到赤水河的源头,去追寻赤水河千里流淌的足迹,寻踪溯源。

汽车缓慢地行进在赤叙路上。我们早上8点从赤水市城区出发,此行经赤叙路(即从贵州赤水到四川叙永县)去云南的威信和镇雄两县。赤叙路连接着川黔两省,据说这条路是赤水经四川到云南昭通最近的路线。虽然这是一条重要的省际通道,但只是二级路。特别是从赤水市大同镇的仁友厂进入四川境内后,近两年才硬化的水泥路面变得高低不平,见路上大货车比较多,被压坏的路面很多,车子自然也跑不快。

汽车继续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颠簸着、跳跃着,周边的人在为怎么不走高速路而焦虑地询问着,而我的内心却异常地平静。这是一段从没有走过的路程,这也将是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此刻,我无法对身边人说出我内心的所思所想,那些道路不平整的跳跃、漫长的摇晃、沿途从未遇见过的风景,还有那飞扬思绪里满满的期待,伴随着无限的向往在我的内心缓慢滋长。

从赤水市沿赤叙路一路往南,车行180多公里,约4个小时,临近中午时分,我们到达此行第一站——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

威信县政协的同事们热情接待了我们。带我们参观了水田湾子苗寨、水田寨中央红军总部驻地旧址——花房子、鸡鸣三省标志碑,还带我们到了距县城扎西镇50多公里的果哈峡——赤水河源头之一。

果哈峡,位于云贵川三省接合部的云南威信和镇雄两县交界处。果哈,在彝语里是“红色”的意思。果哈峡全长约5公里。峡谷口有一块大大的礁石把赤水河一分为二。峡口以下,河床地势较为宽阔,河水流速平缓,人们仍称之为赤水河;峡口以上,称之为果哈峡。只见峡口以上河道急速变窄,湍急的河水夹杂着泥沙从崇山峻岭中奔涌而出,看似宁静的赤水河一下子让人觉得变化莫测。

我们乘气垫船沿果哈峡溯流而上。峡谷曲折幽深,深潭密布,两边都是悬崖峭壁。这里的山石也和我们贵州一样,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有尖耸的山峰、突兀的石壁、嶙峋的怪石、流水侵蚀的石阶、直泻的飞瀑,还有奇特的灵芝石、象鼻、莲花台、青龙戏水、一线峡等,悬崖林立,千姿百态,透着骨气和苍峻。再往里走,水越急,峡越深。人在船中,远眺峡谷风景,峡谷幽深狭长,甚至有些路段窄得只容小船侧身而过,视野所及好似咫尺,不能延伸很远。

沿途的山峦间,怪石嶙峋的岩石缝中居然盛开着一枝枝黄色的花儿。定睛一看,那些黄色的花儿仿佛是从石头缝里冒出来的一般,看不到绿色的叶子,细长的枝茎支撑着形如小伞的花朵,好似传说中的彼岸花。

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花儿,柔美而倔强,她与赤水河水为伴,滔滔不绝,连绵不断,生生不息。正如这果哈峡中世世代代的彝人,唱着质朴的山歌,保持着倔强的性情一般,它在这狭窄蜿蜒的赤水河源头流淌了几千年、传承了几千年……

车子离开了水泥路面,沿着蜿蜒崎岖的乡村土路,一路颠簸着进入镇雄县赤水源镇银厂村。路的尽头连接着一条水泥打造的人行步道,这就是通往赤水河源头的必经之路。我们沿着这条步道走向了赤水河源头。

我走得很慢,眼看着同行的人们顺着小路爬上了山坡,消失在了那小路的拐角处。我还是不慌不忙,慢慢腾腾地走在最后面。一股涓涓细流出现在我的面前。浅浅的、亮晶晶的水下,细碎的石头在灿烂的阳光下泛着丹霞一样的红色,让我感觉是那样熟悉,全然没有平日里看到的赤水河水波涛万里的悍然气势,此时的它,恰似一把琴弦,正悠扬地弹奏着一曲天长地久的生命之歌。

我忍不住蹲下来,将手伸向那流水里,凉凉的,柔柔的,任凭那溪水滑过指尖,再看着那荡起的朵朵小浪花缓缓离我远去。抬眼向上看去,水泥小路一侧天蓝色的围墙上书写的 “赤水河源是我家,保护河道靠大家”的宣传标语非常醒目。此时,我已知道,我离它已近在咫尺!

一脚踏过去,爬上了小山坡。山风吹拂,环顾四周,好似来到一个熟悉的世界:山势绵延、灌木茂密、石头小路、狭窄溪谷、一股水帘飞流而下、水珠四溅……我们赤水特有的丹霞和瀑布流水的风貌扑面而来。即使是我已经看惯了类似的景色,此时此刻,却难掩内心的惊喜。

在那方水帘前,立着一块碑。碑文上刻着“赤水河源”几个大字,落款是一个印章,背面是楷书“重立赤水河源碑记”,记录着赤水河的古往今昔。从碑记可以看出,1992年,原仁怀市市长谭智勇曾率领考察团千里探寻过赤水河,来到过镇雄,在赤水河源立了一块碑。后来碑脚断毁,2013年又重新立了这块石碑。落款是“谭智勇,2013年8月8日”。旁边还有一块赤水河简介和赤水河镇雄段水系图的标志牌。上面写明了赤水河源头为赤水源镇银厂村长槽滮水岩,是经国家长江委员会组织专家考察论证后确认的,并立碑为据,称为“母亲河”。

这座碑就是赤水河源头的标志了!

时值9月,秋日的阳光,纯净而温暖,云淡风轻。此时正是午后时分,赤水河源头,安详静谧。

万事万物,仿佛早已熟知这个季节、这个时间的一切变化,没有谁愿意打破此时的宁静,世界仿佛是静止的,就连我们的心,也似乎是静止的。只有那从半山腰高处跌落的瀑布欢快地奔涌而下,溅起一阵阵水花。水雾蒙蒙,那水花像一朵朵小小白梅,微雨般盛开在清凉的山间。

我用手捧起一朵水花,轻轻放入口中,品味着它的甘甜。

能来到此处,品尝母亲河——赤水河源头的水,应是此行所有人不约而同、发自内心且期盼已久的愿望吧!

能来到此处,寻踪探访母亲河——赤水河源,也是我们很多赤水人的梦想吧!

站在赤水河源,我自然而然地想。

这条古人赞之为“集灵泉于一身,汇秀水东下”的赤水河,古称安乐水,赤虺河,是长江干流上游南岸的一级重要支流,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流域跨云南的镇雄、威信,贵州的毕节、仁怀、赤水,四川的叙永、合江等3省13个县(市、区),流域面积约20440平方公里,最后经贵州省赤水市至四川省合江县汇入长江,全长约524公里,为川滇黔三省界河。

赤水河是一条英雄河,因为它拯救了中国的革命,红军“四渡赤水”,在这里也留下许多感人的故事;

赤水河是一条美酒河,因为它酝酿了数种蜚声中外的美酒;

赤水河是一条美景河,因为沿途自然景观壮丽,山岳险峻,丹霞地貌广布,瀑布众多,动植物种类丰富;“中国丹霞第一瀑”——赤水大瀑布名扬四海;

赤水河是一条神秘的河,因为它的河水常在雨季泛着红色,叫它“赤水”,红得是那么恰到好处;

赤水河,是一条历史悠久的河,因为川盐入黔给赤水河带来了商业繁华和经济繁荣,也兴起赤水河沿岸一批古镇;

赤水河,也是一条母亲河,因为千百年来它就像母亲的乳汁孕育着川滇黔儿女,它是赤水河两岸人的魂。

从赤水河源归来,雨河镇乐利村那青山环绕间穿村而过的清澈明亮的乐利河;芒部镇松林村彝家小镇那生活污水经处理后又回归大自然的涓涓清流;还有赤水源镇银厂村滮水岩废弃的煤洞里流淌出来的股股泉水……还反反复复地、一遍一遍地,在我的脑海里激荡、涌现,种种场景,处处都体现出镇雄县政府对生态环境、对赤水河源的重视和保护。

其实,处于赤水河源保护区内的当地政府和当地村民群众并不富裕,他们也还正走在艰苦卓绝的脱贫攻坚路上,他们想要开发资源,也想要经济发展,更想要帮助农民群众尽快脱贫致富,但他们没有以破坏环境作为代价。他们坚定贯彻执行着习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指示和要求,践行着“给人民群众一汪清水、给百姓宜居留一片青山”的庄严承诺,采取了一系列及时有效的生态环境保护整治措施:投资了2亿多元对全长25公里的乐利河进行综合整治;在赤水河沿线村庄实施生活污水处理项目;成立河长办,在全县境内的各条河流实施四级河长制,并进行公示和监督;强制关闭了污染环境的煤矿……

他们为保护赤水河做了大量艰苦卓绝的工作,有的甚至是牺牲了生命,才让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对保护赤水河、保护水资源、保护自然环境的重要且深远的意义有了一定的认识,才让赤水河这一巨幅原生态的画卷纵情于祖国山水之间,才让赤水河——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得到更好的保护,才让这一条神秘、灵动、英雄、温情、秀美的大河得以浩瀚绵延。

回到赤水市,漫步在霓虹灯闪烁的赤水河畔,骑着自行车在“绿道”上,十五公里赤水河滨大道婉若上海的“小外滩”美轮美奂,想着有着原生态朴素之美的赤水河源,赤水河从镇雄县、威信县一路绕谷穿峡,浩浩荡荡,一泻千里,奔涌而来。

今天,我们赞叹赤水河沿途壮丽的自然景观:丹霞地貌、数千瀑布、神秘桫椤、万亩竹海、盐运古镇、美酒之乡……还有红军长征一路走来的“遵义会议”“四渡赤水”“扎西会议”的光辉足迹,这蜿蜒五百多公里的美景、这一方水土不光是天地造化,上苍恩赐。饮水应该思源,我们应当感谢当地政府和人民懂得珍惜,更懂得敬畏自然,我们更应该感谢他们为赤水河绿色发展和生态保护作出的牺牲。

回顾两天来的行程,虽然匆匆,却能如此安静地走过,去寻觅那条在心中、在身边流淌了千万年的母亲河,去寻觅赤水河源那一片圣洁的心灵净地,于我,也是今生一件幸事。

其实,每一次旅程,都是一次未知之旅、探索之旅。我们起初渴望通过旅行,去了解母亲河的一切,包括它的前世今生。然而,无论是河源还是河尾,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历史的沉淀还是人类的足迹,一切都太深太广,就像是这滔滔不绝的赤水河一样。我们只是小小的个体,又只有短短两日,让我们又如何探访到赤水河源头的一切呢?

“君在赤水河头,我在赤水河尾”,贵州赤水与云南威信县、镇雄县“同饮一河水”。赤水河,无疑中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赤水河,无疑中也将我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愿风情万种、一路芬芳的赤水河永远美景如斯!

(作者供职于贵州省赤水市政协)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昭通日报社·版权所有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新闻热线:
0870-2158272 传真:0870-2158014 Email:Info @ ZTNEWS.net
Copyright © 2006-2008 ZTNEWS™ All Rights Reserved.ICP 05001561 号
   第01版:头版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阅读昭通·文苑
   第04版:脱贫纪事
寻源赤水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