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阅读昭通·少年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阅读昭通·文苑
 
标题导航
昭通新闻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9月17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李小手(下)
 

□朱 汉

树桔村的船老板饶顺清带着村民扛着木板、提着斧头、锯子匆匆赶到,齐头并进修补破船。缝隙太大,红军就用自己的衣服撕做成布条塞船缝。

已经是日落星出,如此一阵,船勉强可以下水了。饶顺清提起濠杆,掌稳后桡,一声:上!侦察科长曹达兴带头上了船,随后上了10多人,足了一船。船顺河斜上,避开主流,驶向鱼坝滩靠岸。算是终于过了金沙江,突破了天堑。

第二船人刚下,曹科长点了10多人,站成一排、荷枪实弹,听令安排。

安排妥当。曹科长走向李小手弓腰:请你带路吧!

你们要去哪里吆?

我们要去盐井坪消灭那些坑害你们的龟儿子。

一听要去消灭刘营长那帮龟儿子,李小手自然巴之不得,就爽快地:“要得——要得——”

夜蒙蒙、模糊不清。小手这时看清楚:这帮人的穿着怎么和刘营长的一模一样?顿时,心里冷了,却不敢吭声,就低头不走。

曹科长明白李小手的顾虑,就手搭在小手的肩膀上:兄弟,不是给你说了去消灭坑害你们的龟儿子嘛?我们不是龟儿子,我们是要装成龟儿子,去抓龟儿子,消灭了龟儿子,这身龟儿子皮就丢了,走吧!

李小手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但听曹科长说自己不是龟儿子,就带路前进了。

金沙江昼夜吼个不停。盐井坪村却只偶尔有猫头鹰的叫声传来。

公鸡打鸣此起彼伏,大家知道天快亮了。不到30公里的路整整摸了一夜,还没有接近目标。

突然,一个战士看见一个星点,定睛一看,才认清是一个人在吸烟。大家立即收缩向星点靠近,渐渐大房子显露出来,靠近才看清是一个人背枪站岗。曹科长摸到站岗人面前:兄弟辛苦了!

你们是哪一部分的?站岗人问。

你眼睛好的不是?我穿的是什么衣服你都看不出来吗?眼瞎了!还出来混!

哦!你们是中央军?长官要干啥子嘛?

例行检查!你这帮龟儿子,让一个“瞎子”站岗,共军端了你们的窝,你们才算见了棺材是吧?快带路,让我看看你们的人,敢耽误,就让你吃一颗花生米(子弹)。

站岗人立即领头推开了一扇大门,瓮声瓮气地:起来——起来,长官检查!

曹科长见屋里的人,有的躺着抽鸦片吞云吐雾,一大群却围着在吆五喝六地摇骰子,屋子里乌烟瘴气的,就提高嗓门喝道:你这帮龟儿子,全部起来出去列队接受检查。

民团、缉私队、税警队,一共30多人歪歪斜斜站不成队,哪像一群武装人员。

曹科长:立正、向右看齐、稍息。我来给你们讲几句,我们是红军。一听是红军,有的就捏紧了枪,却见威风凛凛的红军站在四周,只好举起了枪缴械投降。

收拾了这帮乌合之众,天已放亮。李小手拿上铜盆敲得咚咚响,边敲边喊:开会了——开会了——分东西了——分东西了——快来呀——分盐巴了!

9个仓库的门全部打开,开始分盐巴。

乡亲们主动对曹科长说,你们把东西都分给了我们,我们总得给你们做点什么事嘛?

你们最主要的就是帮我们找船,我们罗炳辉军团长和好多好多的人马还没有过河。曹科长说得恳切、认真。几个老人听了立即热情地:现成的船倒没有了,都被那些龟儿子拉去沉河了,不知到底还能不能用呀!

曹科长说:我们捞起来看看吧!

老人们相互私语,便回去了。

不大一阵子,有的年轻人扛着桡片(船桨),有的扛着濠杆(撑杆),有的提着缆绳赶来了,并对曹科长说:走!到奔子岩,我们帮你们打捞船去……

太阳已照亮了金沙江两岸的山山岭岭,9个仓库10多万斤盐巴已分完。曹科长一行带上缴获的28条枪和4万多银元奔向奔子岩。

奔子岩峡谷耸峙,金沙江到此呈麻花状奔突前进,一块巨石兀立江北岸,迫使江水拐弯。江水被兜挡,向外飞溅,吼声如雷。滚浪间隐隐看见有沉船,船工指认就是这里。

见了这个场面,哪怕是长年在金沙江边混的人,也感到心虚。性急的年轻人,用绳子拴住腰,就下水捞船,却如树叶被卷走,还好有绳子扯着,否则就回不来了。

李小手急得直喊:顺水进——顺水进——顺水进呀。大家不知小手说的顺水进是啥意思,楞楞的。小手见一时无法说清要领,就把衣裤一脱,看准一股浪子直插向浪窝,就扑进滚浪,顺水就进了浪窝,踩着水,招收示意把绳子抛给他。小手抓住绳子,像鸬鹚一样钻入水中。分分钟就扯绳子叫大家往岸上拖。大家一起发力,拖出了船,小手也随船露出了水面。

小手回到岸上说:船多得很,全部压在一起。多下几个人,多用几根绳子,才拖得上来。

小手再次带头入水,一位红军战士、几位年轻的船工,照着小手的样子一一入水。

如此一阵,打捞起了40多条船。

这时已是午时,在岸上,乡亲们有的背着煮熟的红薯,有的背着包谷饭,有的提着麦粑粑陆续来到了奔子岩。

大家高兴得像过节,吃吃笑笑,肚饱神足。盐井坪的年轻人都来了。曹科长拱手谢了乡亲们,发令:出发!40多条船,飞花逐浪,冲向树桔渡口。

一路逐浪飞花,一河欢声笑语,太阳过午的时候,赶到了树桔渡口。

李小手笑着:老曹哎!你的人马咋个还比刘营长的还多呀?

哪是我的人马,是罗炳辉团长的人马哦!喔!对了!我带你去见罗军长,好不好?你帮了我们的大忙,就是罗军长的朋友了,还可以随我们去打鬼子。

曹科长本以为小手会高兴,却见小手低下了头,就问:你怕罗军长吗?

河边的娃儿,风浪里长大,怕个??

那你为啥子不去嘛?

我家里有个老爷爷,去了就无法了,我已经出来三天了,爷爷咋个样都不知道,我就要赶回去了。

事情急,曹科长不便细究,就拿了20块银元和自己的帽子给小手。小手接了帽子,却不要银元。曹科长说:把钱拿去把爷爷的事安顿好,就来找我们,我们一起打龟儿子……

李小手回到家的第三天,5月7日红九军团3400多人马全部渡过了金沙江,进入大凉山北上。

李小手每逢年节,就带上曹科长给他的帽子。日子久了布料陈旧变白,红星却依旧鲜红。

常有人对李小手开玩笑说:帽子不错,可惜你是个假红军!

李小手总是:我要是当年跟罗军长去了,你龟儿子还敢说我是假红军?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昭通日报社·版权所有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新闻热线:
0870-2158272 传真:0870-2158014 Email:Info @ ZTNEWS.net
Copyright © 2006-2008 ZTNEWS™ All Rights Reserved.ICP 05001561 号
   第01版:头版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阅读昭通·文苑
   第04版:阅读昭通·少年
李小手(下)
父 亲
我的愿望
雪山探险
雨 果